不闻窗外事,一心读闲书。
 
 

【明狄长篇】从心 第十三章

两人并肩走在集市上。

原本今日负责采购的是明夫人,因为狄仁杰烧不来饭劈不了柴,又不愿意吃人白饭,才拣了这么个差事干。明世隐之所以跟来,是因为明大人用不着烧饭劈柴,闲着没事干。

“你去买鱼,我去看看菜。分开走,快些。”

狄仁杰递去几吊钱,道。

明世隐也不说什么小心些的话,接过:“好。”

买个菜而已,能出什么大事。


长安。

“大人?大人,走神了。”

李元芳提起笔。

“啊......罪过。方才,汝所言何?”

——为何......不愿信我呢。

昨夜。

“元芳,放开吧。”

“我不!我已经找到证据了,那个炸毁长安的情报是假的,尧天没有......”

“那造反的罪...

13 May 2018

【停更通知】

小偲最近非常忙,所以固定更新要等到放假。在此之前更是我有空不更是正常的(什么)。再此给各位看官说声抱歉,对不住对不住。
不占tag了就这样吧。

11 May 2018

【明狄长篇】从心 第十二章

待李元芳骑马匆忙赶到的时候,大火已灭,除了明观坊本身被烧的不成样子外,街坊四邻都并无大恙。三司尚未有人到场,武侯铺派出的几位武侯看到李元芳一身大理寺的服饰,匆忙收拾好衣物向他行礼,少卿大人摆摆手让人继续善后,抬脚便跨过焦黑扭曲的门槛,走进了明观坊内。
京兆府迟早会派下人来,届时哪怕是他也难再干涉此事,在此之前,尽早搜查一遍较为保险。
话虽如此,其实,不过是为了私心。
院中一片空旷,李元芳匆匆扫过一眼,毫不停留的冲进了内室。
被烧的焦黑,蜷缩在地上的尸体触目惊心,不少部位都化作了飞灰,尸体的双手紧握在一起放在胸前,似乎紧紧抓着什么。
李元芳走过去,毫不畏惧的扳开那人的双手,一块略为有些焦黑的玉质腰牌出现...

06 May 2018

给我们老师的赠别礼
库存发完了,以后刻一个发一个

 
22 Apr 2018

时间太久远我都忘记刻的是什么了

 
22 Apr 2018

安长,隗长

 
22 Apr 2018

一时兴到

 
22 Apr 2018

【明狄长篇】从心 第十一章

不知道写了啥心态炸掉了……明狄虐不起来怕是要完……

“我的回答,重要吗。”
狄仁杰的声音那么云淡风轻,明世隐淡淡扫过他的容颜,不再多话。
“是与否,不论于你还是于我,都毫无意义,只是一个借口罢了。”
狄仁杰总是能看懂,总是能明白。
他可以理解官场上一个微小举动背后的含义,能够懂得圣上一句话中暗藏的风浪,甚至能断定任何人做出任何事之后会定下的下一步决策。
可有些时候,有些东西,太过清楚了解,亦非善事。
狄仁杰更明白这一点。
——若我无法理解他人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背后暗藏的真实含义,那人许就不会离开长安了。
大道无为,不过如此。
“重要。”
寂静中,明世隐突然发话,轻如鸿毛,却又重若惊雷。他看着狄仁杰,看着他睫毛微颤,...

18 Feb 2018

【明狄长篇】 从心 第十章

小偲最近快被寒假作业弄死了……写的不知道什么东西……
—————
弈星关上房门,依靠在木板上,迟迟没有动作。
杨玉环的意思很明显了。天时,地利,人和,利用现状去控制大理寺,为尧天制造机会。
“你的师父之所以没有杀了我,是因为他还在遵从他的道。”
“那么,你呢。”
从心……还是遵道?
长长呼出一口气,弈星只觉从心底漫出一股巨大的疲惫感,将他包裹其中,挣脱不开,亦无处可逃。好像面对他时总是控制不住的感情,只想好好护他一世,没有权谋纷争、尔虞我诈,但求相携泛舟,琴瑟相合,与他共度余生。
弈星轻叹了口气。
——每日能见你那二月春风般明媚的笑容,已足矣。
“弈星。”
李元芳那干净的童音蓦地的响起在寂静漆黑的屋中,平静的宛若止...

12 Feb 2018
1 2 3